【2017年春拍热门艺术家】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
来源:http://www.hxbest.cn  日期:2019-03-26

  摘要:这可能是一份“有争议”的名单,但也却是一份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名单。 其争议在于中国当代书画强大的市场流通性,使得书画名画的作品伪作横行的情况,亦或是市场资本杠杆的作用下,使得一些个案的参照性出现差异性。 在过去的四五年时间里,新工笔、新水墨等等概念或者说是群体性画家的出现,以…

  推荐关键字 中国当代书画 范曾 2017年春拍 何家英 徐累

  这可能是一份“有争议”的名单,但也却是一份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名单。

  其争议在于中国当代书画强大的市场流通性,使得书画名画的作品伪作横行的情况,亦或是市场资本杠杆的作用下,使得一些个案的参照性出现差异性。

  在过去的四五年时间里,新工笔、新水墨等等概念或者说是群体性画家的出现,以及他们所带来的市场高点,使得他们一度成为中国当代书画的“代名词”,但是今天的这份名单中,他们的名字慢慢的退出,这就是意料之外的“当然”。

  

  2017年春拍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排行榜(百万元以上)

  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在这份2017年春拍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百万元大名单中,我们选取了中国拍卖行业协会颁布的达标企业的数据,摘选了其中在世的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其中一位艺术家只选择最高价作品,不做重复的选取,最终这个名单中包含了32位艺术家,也就说在2017年春拍中这32位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超过了百万元。

  

  崔如琢(1944年出生) 《万里平铺雪满天》 1.38亿元 北京保利2017年春拍

  较之四五年前的一个最大变化就在于,这份名单有些“陌生”,尤其是一些大家所熟知的艺术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取而代之的亦或者说这份名单中所呈现的艺术家是普通大众相对较为熟悉的艺术家,比如近年来频频曝出亿元高价的明星艺术家崔如琢,以及著作等身的国画大师范曾等。

  

  范曾在荣宝斋的迎新画展引发的排队热潮

  笼统的来看,这是一份几乎被中国传统的当代书画所承包的名单,这些艺术家几乎没有在798等潮流艺术区举办过展览,但是诸如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以及琉璃厂大大小【2017年春拍热门艺术家】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小的画廊中每周都会有相对应的艺术家展览开幕。

  从艺术家作品上拍量来看,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在市场流通中比较早,数量也比较多,仅在2017年度春拍中来看,以范曾为例,就有394件作品上拍,其中也包括不少伪作;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的作品也是上拍数量较多,本年度春拍中有125件作品出现在拍卖市场中;另外一位中国工笔人物画领军艺术家何家英的作品也有100件作品上拍。

  

  徐累(1963年出生) 《笼》 122.5万元 香港蘇富比2017年春拍

  榜单中仅仅有徐累和彭薇两位被定义为新水墨(新工笔)的当代画家进入,其中彭薇是凭借创作于2012-2014年的作品《艮岳遗峰》进入榜单的第18位,所创作的是中国传统的太湖石题材,同时也是彭薇作品历年来拍卖的第二高价纪录;被誉为中国当代水墨领军人物的徐累,本年度则是以一幅常见于各大出版题材的《笼》进入到榜单的第26位中。

  

  彭薇(1974年出生) 《艮岳遗峰》 199.8万元 保利香港2017年春拍

  同时从徐累和彭薇作品在2017年春拍中上拍作品来看,两位艺术家准确的说是他们的经纪人或者说市场推手在很好的对市场进行调控,其中徐累在本年度仅仅有2幅作品上拍,彭薇则是有4幅作品上拍,所选择的也均是一线拍卖行,均得以顺利成交。

  

  2017年春拍中国当代书画(水墨)专场设置状况图(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这样的变化首先在于市场的调整,最明显的莫过于拍卖行的专场上的设置变化,在笔者所统计的2017年度春拍中,仅有9家拍卖行设置了独立的中国当代书画(水墨)专场的拍卖,并且每一个专场上的上拍数量也是严格控制在100件以内,其中在一些重要的专场中更是体现了选件的严谨,比如在北京保利中国当代水墨夜场中仅仅有18件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专场也是在停拍之后首次开启,获得了1.78亿元的成交总额。

  中国嘉德拍卖则是延续了以往的中国当代书画专场,推出了97件作品,另外也是拿出性价比的优势,每一件作品的估价几乎都低于一级市场中流通的价格,最终是以87.63%的高成交率取胜,斩获了3610.1万元的成交总额。

  荣宝斋作为中国当代书画流通的前沿阵地,在本年度的春拍中更是设置了两个专场,荣宝十家当代书画专场以及荣宝汇-当代书画专场,其中前者是选取了市场中流通较多的十位书画艺术家的74件作品,以百分百成交、4725.35完成的成交总额交卷;后者则是更加贴合中低端收藏者的需求,推出的219件作品,以超高的94.14%的成交率、6374.335万元的成交总额收槌。

  相对来讲,大陆的拍卖行还是以传统的当代书画为核心的标的,而在香港的拍卖中则是以当代水墨为代表,比如香港蘇富比以及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均是推出了当代水墨艺术专场,总量都控制在73件作品,分别斩获了3041.8万港币和1771.5万港币。

  

  刘丹(1953年出生) 《烟山万壑拟李唐笔意》 415.2万元 香港蘇富比2017年春拍

  作为国际性的拍卖行为,不单单有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家,还包括了东南亚以及日韩地区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在国内艺术家的选择上,他们也更加注重艺术家的海外性,比如收藏家的群体特征。比如在上世纪80年底就移居美国的艺术家刘丹,其作品是两家拍卖行中的“常客”,仅在香港蘇富比2017年度春拍中就有8件刘丹作品上拍,其中最高价是其《烟山万壑拟李唐笔意》以415.2万元成交。

  

  黄永玉(1924年出生) 《韶山毛泽东故居》 207.56万元 佳士得香港2017年春拍

  榜单中的黄永玉和秦风亦是同样的情况,早年间曾经旅居海外的黄永玉虽然早期以木刻版画享誉海内外,但是其传统题材的作品《韶山毛泽东故居》则是在佳士得香港春拍中以207.56万元成交;秦风则是在德国以及美国等国家工作生活,目前是哈佛大学亚洲中心当代艺术研究员,其作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流通性远远高于国内市场,在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其作品《西风东水》以175.6万元成交。

  

  饶宗颐(1917年出生) 《鱼浦秋晴书画合卷》 218.5万元 广东崇正2017年春拍

  这其实也和地域性的艺术家有关系,而这不仅仅体现在海内外的拍卖中,在大陆内的拍卖也是同样的情况,比如第七任西泠印社社长、祖籍广东的饶宗颐,其作品多数的拍卖是集中在杭州和广州地区,本年度的最高拍卖价作品就是诞生于广东崇正拍卖,《鱼浦秋晴书画合卷》是以218.5万元成交。

  

  范曾(1938年出生) 《载歌行》 874万元 北京保利2017年春拍

  这样的拍卖格局基本上也是和其他拍卖种类的地域性保持一致,只是相对更加的局限,但同时也有一些畅行全国地区的艺术家,比如范曾、刘大为以及何家英等当代书画艺术家的作品,其中范曾的作品《载歌行》在北京保利春拍中是以874万元成交,位列榜单的第4位。

  

  2017年春拍百万元级别艺术家作品价格分布饼状图

  另外在价格分布的区间来看,上榜的32位艺术家作品中,49%的作品是在100-200万元的价格内成交,每平尺的单价也在10万元以内;200-400万元内的艺术家名单有24%,值得注意的是超过1000万元价格成交的艺术家作品仅有3位,除了亿元级别的崔如琢之外,仅有贾又福和林永松的作品进入到榜单中。其中,贾又福作品《梦到山乡》在荣宝2017年春拍中是以1058万元成交,目前是其作品的第五高价纪录;

  

  贾又福(1942年出生) 《梦到山乡》 1058万元 北京荣宝2017年春拍

  

  林永松(1963年出生) 《春醉峨眉》 1012万元 北京翰海2017年春拍

  另外一位四川峨眉籍的画家林永松的作品《春醉峨眉》则是以1012万元成交,也创造了其个人最高价拍卖纪录,其作品从2015年开始在北京翰海拍卖中逐步呈现,从最初的十万元级别进击到千万元俱乐部中。

  衡量一位艺术家在当季的拍卖情况,绝非是一个高价作品就能得出结论的,从一个较为宽广的角度来看,艺术家当季的上拍总量以及成交总额更加具有参考意义。雅昌艺术网也统计了榜单内的32位热门高价艺术家的当季拍卖数据,某些艺术家因为流通性很强,也造成了伪作横行,这在“危险数据”中也得以体现。

  N0.1:崔如琢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35060.87万元

  

  崔如琢

  出生于1944年的崔如琢,长居北京,在本年度春拍中共有49件作品上拍,成交26件,成交总额高达35060.87万元,其作品的单价也是令人惊讶,也是目前在世的中国书画艺术家中唯一一位超过亿元成交的艺术家,对于这样的拍卖价格,崔如琢也并不忌讳媒体的舆论,其作品的最大藏家是来自于日本阳光财团的法人代表关口胜利,目前崔如琢超过亿元成交的作品90%为这一财团所竞拍,并且在日本为崔如琢建立了私人美术馆。

  NO.2:范曾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9122.9万元

  

  范曾

  范曾的作品价格向来在市场中明码标价,在每年春季的荣宝斋展览中都有关于润格变化的展览,这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中几乎保持着同步的变化,其作品也是流通于全国地区。在2017年度春拍中范曾作品共有394件作品上拍,成交155件,是榜单中最多作品上拍的艺术家。其作品的收藏家群体也是遍布全国的各个阶层,从千万元到万元级别的作品均有呈现。

  NO.3:何家英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3472.69万元

  

  在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中难得的艺术与市场双赢的艺术家代表就是何家英,同时何家英也是京津画坛中在世艺术家中最为活跃和突出的艺术家,其工笔人物画更是成为收藏家们所追捧的,有数据表明,除去伪作之外,历年来其作品的成交率超过90%。在2017年度春拍中何家英共有100件作品上拍,成交50件,成交总额达到了35060.87万元。

  NO.4:林墉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2344.98万元

  

  林墉

  广东地区的收藏家最为熟悉的当代书画家中定有林墉,作为广东画院副院长的林墉擅长人物和花鸟,在2017年度春拍中,共有214件林墉作品上拍,90%是集中在广东地区的拍卖行,成交128件,成交总额达到2344.98万元,其中其作品《她在丛中笑》在广东崇正春拍中是以115万元成交。

  NO.5:王明明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2298.98万元

  

  王明明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是一位十分喜爱中国古代绘画的艺术家,既有深入传统绘画的功力,同时还保持着对于现实社会的敏感度,同时在绘画中十分注重书法的练习和运用。在2017年度春拍中,共有103件王明明作品上拍,成交70件,成交总额高达2298.98万元,其中最高价是其《醉翁亭同乐图》在中国嘉德是以655.5万元成交。

  NO.6:黄永玉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2253.38万元

  

  黄永玉

  作为榜单中第二年长的黄永玉,出生于1924年,是享誉海内外的中国艺术家,被誉为“一代鬼才”画家,早期他设计的“猴票”闻名于世,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在2017年度春拍中共有261件黄永玉作品上拍,成交92件,成交总额为2253.38万元。

  NO.7:许钦松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2052.98万元

  

  许钦松

  广东画院院长、广东省美协主席许钦松,是当下广东地区中国当代国画家的领军级人物,是一位跨越于国画和版画之间的艺术家。2017年度春拍中共有29件许钦松作品上拍,成交22件,成交额达到2052.98万元。

  NO.8:贾又福 2017年春拍总成交额1998.73万元

  

  贾又福

  贾又福的作品辨识度较高,是一个以中国北方太行山为创作基地的艺术家,师承李可染,擅长山水画创作,并且总结出一套当下山水画创作的教学体系。作为一个低调的艺术家,贾又福鲜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下,但是在拍卖市场中其作品备受追捧,在2017年春拍中共有52件作品上拍,成交26件,成交总额达到1998.73万元。

  NO.9:林永松 2017年春拍成交总额1909万元

  

  林永松

  作为榜单中相对较为陌生的四川峨眉籍画家林永松,在拍卖市场中也是一位新兴艺术家,从2015年度才开始出现在拍卖市场中,在2017年春拍中共有2件林永松作品上拍,成交2件,但是成交总额却高达1909万元,除了榜单中1012万元的《春醉峨眉》之外,另外一件《山谷泉声》是以897万元在北京翰海春拍中成交。

  NO.10:史国良 2017年春拍成交总额1784.5万元

  

  史国良

  作为当下人物画中的代表艺术家之一的史国良,师承蒋兆和及黄胄、周思聪,是中国人物画坛中写实派的代表艺术家,早年间作为最为出名的画僧,史国良在1996年就剃度出家,但在2010年还俗。其作品的流通性在全国范围内也较强,尤以北方为最,在2017年春拍共有87件史国良作品上拍,成交49件,成交总额达到1784.5万元。

  其实,在所有的名单,包括高单价和高成交总额中,都不难发现中国当代书画(水墨)当下所面临的调整,在经历了过去五年时间的市场竞争之下,多数的经纪人和市场推手选择了暂时的偃旗息鼓,但是正如开头所言,因为有资本成功的案例,一旦艺术品市场复苏之后,这股潮流是否会再次出现?这个答案想必是肯定的,但是我们希望在这次调整中,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们能够取得市场和艺术的双赢。

  

  “2000万第一次,2000万第二次,2000万第三次,成交!”拍卖师慷慨激昂,殊不知潇洒背后,是多少拍卖人的辛苦以及不为人知的心酸。近年来,竞争日趋激烈,对拍卖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以预见的是,高品质的拍卖服务将成为行业竞争的焦点,而服务路径的升级与探索将成为拍卖企业的最大考验之一。

  匡时拍卖:预展模式迭代升级

  “每次预展都是一场硬仗,要接受行业藏家的检阅”,这是所有拍卖人的心声。拍品征集、图录排版印刷、预展搭建、市场招商等,每个环节都是这场战役不可或缺的一环,甚至影响或左右着整场拍卖的成败。

  中国的拍卖市场刚刚走过20多年的历史,最开始的预展模式相对比较简单,只是单纯将所拍卖的拍品展陈出来,这是拍卖市场的萌芽阶段。2005年之后,随着更多的资本进入拍卖领域,预展现场的面积也从原来的几千平方米扩大到数万平方米,原有的预展模式已经很难满足市场需要了。

  能不能在预展现场复原“过云楼”的场景?这是匡时拍卖为搭建商提出的难题,也是在行业内做出的开拓性尝试。然而,压力是多重的,不只是对搭建商,选择情景式的预展形式,就意味着拍卖行成本压力的翻倍,但市场是否能够给出好的反馈,这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值得欣慰的是,“过云楼”藏古籍善本专场最终以2.162亿元收官。匡时拍卖原副总经理、在艺App创始人谢晓冬表示,“拍卖预展采取的是专业策展,而非传统的简单摆陈,是按照学术和艺术史的思路进行专场策划和拍卖。对于重要的拍卖项目,要采用创新性的、综合性的营销策略来提升社会知名度和品牌,比如情景式、体验式的预展手段”。

  在这一阶段,文化氛围的营造成为拍卖企业竞相努力的方向。中国嘉德、保利拍卖也毫不示弱,几万平方米的预展场地,根据专场内容进行规划,布展设计一步一景,拍品也被烘托得更有质感,更有分量。比如,嘉德拍卖的文房专场,专门邀请了古琴大师进行现场演绎。保利拍卖的“仰之弥高”古代书画夜场,布展形式考究大气,内嵌的细节都是仔细剖析藏家心理之后的结果。这种深谙文人情调的、组合式的文化大餐,可能会感染更多的观者,最终所有这一切的努力都会为拍卖现场的踊跃加分。

  保利拍卖:注重学术价值发掘

  与其他的业态相比,拍卖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商业活动,而应透射出浓浓的文化情怀。纵观业内的拍卖大佬,几乎都有着艺术相关的从业经历,对于文化也有相当的情怀坚守。

  一个白手套专场的诞生并不是偶然,而是拍卖人精心经营的结果,从展览、研讨会到结集出版,早在拍卖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功课,不断为这些拍品加码。比如,保利拍卖“名士风流侠士剑——章士钊致潘伯鹰及友朋诗稿、书札”专场,114通信札实现100%成交,在拍卖之前,全国各地的巡展,再到北师大举办的研讨会,让众多买家对这一专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种学术发掘的价值不只是推高了市场价格,最重要的是让业界重新认识了章士钊,也让更多的人客观、真实、完整地了解了这段历史。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学术梳理是对拍品价值的再发掘,甚至可能会找到新的出版著录,或者更深层次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同时,有了业内专家的研讨和背书,以及结集出版,这些增值服务在一定程度上会打消买家的后顾之忧,拍品的上升空间也会打开,会对拍品的高价位成交产生相应的推动。一些拍卖专场经过多年的品牌积累和发掘,已经成为拍卖界的品牌,比如北京保利的“仰之弥高——古代书画夜场”与中国嘉德的“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等。

  坚持学术发掘可能存在成本增加的风险,但令人欣喜的是,市场对于这种模式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大大提升了拍场的人气与买气。匡时拍卖体验季,从2012年开始一直坚持到今天,艺术教育式的讲座和论坛增加了拍卖现场的学术含量,这种模式几乎已经成为所有拍卖行的标配。嘉德拍卖也早已意识到这一点,“嘉德讲堂”至今已举办了近百场学术活动。近期,《嘉德讲堂》(第一辑)结集出版,并已经上市,反映出对学术发掘的重视。对此,中国嘉德拍卖董事总裁胡妍妍表示,“‘嘉德讲堂’不仅是拍卖会中的一个环节、一个特色,更像是一个理想”。

  嘉德拍卖:服务多元打造全链条服务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服务不再仅限于预展或者讲座,而是呼唤更为全面、细致的服务全链条,比如预展、宣传、拍卖、研究,甚至还有理财,以及后续的投融资等一系列服务。在市场对经营造成持续考验的时候,拍卖公司应该意识到服务“多元”的重要性。这种多元不只是体现在拍品种类的多元,还有服务类型的多元。藏家资源是相对公开的,但是究竟谁能够真正征集到重要的拍品,取决于拍卖企业的综合能力,而这也会最终影响到拍卖企业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中国嘉德拍卖今年春拍征集到一批曾经于2014年12月在(台北)历史博物馆“遗民之怀——溥心畬艺术特展”中亮相的溥心畬作品,最终斩获白手套。

  但这还远远不够,未来拍卖行之间的竞争不仅局限在拍品征集上,更是综合实力的抗衡。嘉德拍卖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集团化运作,嘉德投资和嘉德拍卖成为两大业务支撑,同时,集展览、拍卖、酒店等为一体的嘉德艺术中心也将于下半年投入使用,这都是嘉德努力构建全链条专业服务的结果,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嘉德用户的忠诚度以及品牌的影响力。

  谢晓冬表示,“安思远专场”这么大宗的拍品为什么委托给佳士得,而不是中国的拍卖行?他们看中的是佳士得国际化的品牌和客户基础、良好的信用、操作能力、财务能力和市场推广能力。这对中国拍卖行的品牌建设提出了根本性的挑战,内地拍卖行距离国际化还很遥远,客户群体的地区化也很严重,要达到国际化的水准,还需要长期的努力才能实现。

  日本Teamlab团队打造的“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号称是今年最酷炫的新媒体艺术展,5月份在北京798佩斯空间一经亮相便引爆了艺术圈。随后,“.zip未来的狂想”展、“超形式:新媒体艺术展”等在7月份也接踵而至。而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在进行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中,绝大多数青年艺术家的作品都和新媒体(至少是运用跨媒体)的方式来制作完成,这个状态恰巧反映了新媒体和新技术带来的社会和人的重大变化。

  新媒体艺术热潮袭来

  近年来,国内一些重要艺术机构和画廊均对新媒体领域有所关注,举办了相关的展览研讨活动,在过去一年,国内的新媒体艺术领域也分外热闹,诸如新媒体艺术双年展、三年展、艺术节等接连举办,而2017年入夏以来,新媒体艺术的展览更是陡然升温。

  新媒体艺术“New Media Art”是指那些侧重利用现代科技和新媒体形式表现主题的艺术作品,很多都是以跨界、多手法来呈现。上世纪60到90年代,彼时的新媒体艺术侧重于摄影摄像的形式;进入2000年后,随着计算机技术、虚拟现实技术以及互联网的普及,新媒体艺术的主体逐渐向为以计算机和网络技术为主要表现方式。2008年,中国美术馆引进了“合成时代”国际新媒体艺术展,并宣布将“新媒体艺术三年展”纳入制度建设的轨道。2016年,新媒体艺术创作的最大变化是更加关注科技和艺术交叉的一些实验成果。

  今年5月,佩斯北京斥资百万布展,带来了日本知名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的“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2016年,Teamlab在美国硅谷的佩斯空间个展,一度引发了硅谷的新媒体艺术热潮。而2015年,Teamlab的东京个展更造成了排队5个小时才能入场的火爆场面,参观总人数达到46万人次。虽然这次日本新媒体艺术的中国首展门票达到150元,但一开展还是迎来了排长队入场的盛况。在他们的标志性作品“Flowers and People”系列中,他们利用实时运算的技术呈现一年四季的鲜花,而虚拟的花海会根据观看者的互动行为不断随之绽放或凋谢,在屏幕上即将看到的每一朵花都是独一无二的,且一旦凋谢就不会再重生。

  随后,今日美术馆与小米公司跨界合作,在7月中旬推出一场名为“.zip未来的狂想”的新媒体艺术展,集黑科技、艺术为一体,具备不同维度的参观体验。展览邀请了大量的国内外艺术家参与创作,其中参与展览的华人艺术家包括冯梦波、郭锐文、洪启乐、王志鹏等具有影响力的新媒体艺术家。展览涉及装置艺术、实验音乐、声音影像、空间交互,策展人将不同艺术家的作品编织成一个全新的展览,从压缩与解压的表意,引申出对未来的理解。这次展览还利用全新的高科技技术,不仅涉及计算机生成技术,同时也结合了VR、AR等虚拟技术,科技技术阵容强大,也是此次艺术家们的第一次大面积数字投影的艺术展览。

  同时期,在、天津、济南、重庆等城市的新媒体艺术展览、艺术节,也陆续拉开帷幕。

  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面貌

  新媒体艺术的影响当然不只是制造了热点话题,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在进行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 系统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在2016年的整体状况,在2016年,绝大多数青年艺术家的作品都和新媒体(至少是运用跨媒体)的方式来制作,而这个状态恰巧反映了新媒体和新技术带来的社会和人的重大变化。

  此次展览策展人、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表示,2016年度有两个情况值得关注,其一是自媒体/众媒体正在分离景观社会,形成分散视点和超出理性、性质杂乱的状况;其二是新技术正在改变着艺术的整体样貌。二者相互关联,产生了不同的新观念和新感觉,致使当代艺术面貌产生变化。

  他认为,当代艺术在新媒体的推动之下,产生出一种图像、信息和媒介的新模式。新模式将主题和问题用不同的经过采集、截取和挪用的媒体材料来组合呈现、不断变动,而且意义随观众的切入时间、状态和个人兴趣而随时变化,这是当今世界由众媒体/自媒体(社交网络)形成的“散点透视”的一个缩影:从不同立场提出不同角度的叙述和评论,抗拒“焦点透视”的中心舆论,从而形成了视觉与图像显现的新模式,这种新模式就是“山水社会”。

  2016年,政治的全球媒体模式发生偏,既被当代艺术展示方式突出地反映出来,又由当代艺术的技术进行着实验和推进,加速了景观社会的塌陷。1967年德波定义的所谓“景观社会”本来是以媒体为主导,如今它连同背后的资本所营造的自上而下的“焦点透视”中心状态的模式正在走向衰败,各种社交媒体中不同阶层的人仅仅凭借个人的遭遇和看法,利用截图、道听途说、不加验证的数据和信息,采用个人修图和拼接的方法,生产各种符合自我期待的心态和思绪的流言甚至谣言,在整体的社会情境中产生巨大的政治作用和文化变革。山水社会正在取代景观社会。

  时下,商业与新媒体艺术的结合非常抢眼,在博览会、发布会等商业活动里,策划者和商家普遍认识到了新媒体艺术的魅力,推出一系列合作尝试无疑带动了新媒体艺术的升温。比如,张艺谋与通用合作的新媒体艺术作品《对话·寓言2047》、小米公司联合今日美术馆的 “.zip未来的狂想”新媒体艺术群展等。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烧钱”的新媒体艺术作品,在商业资本加持下的确能够焕发生机,但在商业宣传与艺术理念并行的时候如何更好地共存共生,艺术性与商业性如何平衡也应加以思考。

  终究以艺术打动人心

  策展人丁松认为,国内新媒体艺术还没有达到应该有的程度。一方面,新媒体艺术作品的交易性、流通性不显著,处于收藏市场的边缘,即便是代表性的新媒体艺术家作品,其在拍卖市场上的价格也不尽如人意。新媒体艺术获得良性发展需要有情怀和实力的美术馆、藏家以及基金的支持。

  另外,新媒体艺术当下最鲜明的特征,是浸入性、互动性作品体验。在丁松看来,国内当下的新媒体艺术还处在早期的阶段。无论是观众的审美经验,还是新媒体作品本身的艺术水准都还不成熟。即便是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这样前期呼声甚高的新媒体大展,一些期待较高的观众在观展后也表示了疑问,作品的互动性也不尽如人意,展场面临着“景点化”的危险。

  法国策展人卡斯特里犀利地指出,互动应当让展览变得更加丰富,但很多时候恰恰相反,它让展览变得贫乏无趣。

  “我们并不认为科技是我们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我们感兴趣的是通过对于数字技术的运用,艺术将如何得以被拓宽。” 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的创始人猪子寿之(Toshiyuki Inoko)曾这样谈及团队的艺术理念,“通过将科技与艺术相连接,我们也许可以让人们的生存变得更加积极。科技是人道主义的。数字化的概念本【2017年春拍热门艺术家】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身就是去拓展人类的表达。”

  艺术中那些千百年不变的魅力蕴含,是艺术作品真正打动人心的部分,拥有最新技术或者酷炫形式的新媒体艺术也不例外,业内人士认为,作为新媒体艺术家或者观众都不能被新鲜技术左右,应透过表象对艺术本质报以尊重。

  小编有话说

  古玩鉴定交易中心是古玩收藏圈内最大最权威的交流平台和资源共享平台,上百万古玩收藏爱好者的聚集地!广大古玩收藏爱好者学习、分享和交流古玩真知灼见的家园。

  了解古玩收藏实时资讯,去伪存真,传承中华文化,保真交易,打造古玩交易保真品牌。咨询合作加微信18016388508,让天下没有难做的收藏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科学检测鉴定只要2000,只有1%的人知道

  · 来阅读此文


福迪汽车
Copyright © 2004-2025 和西北生态健康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